快捷搜索:

也算找到了情感的寄托之所

  程序员李林平时工作忙、加班多,心理压力也非常大。他自己解释说,立遗嘱这个想法的诞生,源于他经历了两件事情:一件事情是,李林的亲戚们之前为了老人遗产的归属问题,曾经闹得非常不愉快;另一件事情是,几个月前的一天早上,李林的邻居突然离世。

  李林告诉记者,他玩这款网络游戏到现在已经有7年了,以前上班不忙的时候,每天会玩三四个小时,如今也会偶尔玩一下。

  李林说,除了游戏账号本身的价值之外,最让他无法割舍的,便是他与堂弟一起玩游戏的那段欢乐时光。

  李林的堂弟如今20多岁,两人在现实中是堂兄弟,在游戏里则是“并肩作战”的好队友。

  立完遗嘱后,李林马上把这个决定告诉了他的堂弟。在他看来,不管堂弟今后会如何处理这个游戏账号,对于他而言,也算找到了情感的寄托之所。

  截至2019年底,“90后”立遗嘱的人数在全国已经突破了300位,而将虚拟财产写进遗嘱的有180多位。这些“90后”的不动产、股票等财产并不多,主要以现金存款和虚拟财产为主。

  据中华遗嘱库法务部主管汤婷婷介绍,随着立遗嘱的人群越来越年轻化,将虚拟财产写进遗嘱的人数也变得越来越多,其中虚拟财产大多涉及到微信、支付宝账号、理财账号以及游戏账号等方面。

  对于游戏账号来说,游戏里面往往包含着游戏角色等级、装备、金币等。对此,汤婷婷认为,这些东西都有交换价值,具有一定的财产属性。

  汤婷婷说,在遗嘱里,会把这些账号写下来,并写明这是以客户的身份证号或电话号码等名义注册的,里面的财产以及相关权益,等到有相关法律明确以后,客户就能进行选择性继承。

  汤婷婷直言,从企业的角度来看,如果允许这些账号被继承的话,那么这个过程中会出现很多核查性的成本,对企业来说也会增加负担。因此,如何平衡企业和用户之间的权益,还有待法律的进一步完善。

  具有虚拟性,从网络技术角度讲,这种虚拟物在物理上通过电子信息以一定的数据、信息、符号存储在网络中,并通过特定的网络软件表现为账号、游戏装备、虚拟货币等。

  周瑜说,根据我国《民法总则》的规定,“法律对数据、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,依照其规定”。

  其次丨游戏账号实际上是游戏玩家和游戏公司的服务合同凭证,玩家通过游戏账号享有游戏公司的服务,将游戏账号由他人继承实际上也是合同权利义务的转让。

  上海向源律师事务所的陈锡亮律师表示,在司法实践中已经有关于微信公众号、游戏账号等虚拟财产分割案例。但是,虚拟财产是否能作为遗产进行继承,我国法律尚没有明确规定。

  上海向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陈锡亮解释说,遗嘱是指人生前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,按照法律规定的方式对其遗产或其他事务所作的个人处理,并于创立遗嘱人死亡时发生效力的法律行为。因此,把属于自己的虚拟财产写入遗嘱,完全是公民自己的自由,“写了才可能将自己的财产按自己的意愿处理,如果不写,只能进行法定继承”。

  但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的姚禕律师提醒说,游戏账号能否继承,还要看玩家与游戏公司合同的约定,“现在有些游戏公司约定游戏账号的所有权不是游戏玩家的,这就意味着玩家账号是无法继承的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